第一卷 黎明学府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两败俱伤(1 / 2)

大灾变时代 团猪 5834 字 6天前

“尼玛!”

后台,林天动的脸色一变,怒吼一声!

这个魏源,在之前的时候竟然隐藏了真实实力。

果不其然,神龙学府的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,估计当时隐藏实力的还不止这个魏源一个,其他人也都有可能。

在场的人同事想到了这个问题,顿时心中一沉,之前的时候还以为神龙学府遭受到了重创,他们可以轻松一点,但是没想到,这些家伙竟然这么阴,故意示敌以弱,从而获取更大的利益。

这时候,很多人都在想,会不是是神龙学府早就在算计黎明学府,这才故意在之前的时候,没让魏源展现出真正的实力,毕竟当时这个魏源全力爆发气力也不是林同州的对手,直接被林同州击败,如果现在让这小子跟林同州一战的话,那输赢还真不好说。

这家伙上次是故意输的,就是为了让不少人都小看他,从而让其他对手方松警惕,当然了,这其中就有他们黎明学府。

这一次,面对黎明学府,魏源不在隐藏,第一个出场,而且第一招就爆发出了极为恐怖的气力,震慑众人。

面对魏源的进攻,李寒雪也是眉头一皱,不过并没有后退,而是直接冲了上去,直接抬拳就打。

李寒雪这一次也不是没有兵器,在她的手掌上,戴着一副手套,这手套上散发着淡银色的光辉,也不知道是什么金属打造而成的,在李寒雪出拳的时候,铿锵作响。

“混蛋!”

这时候,李寒雪也是跟着怒骂一声,觉得神龙学府真的是太阴了。

亏的他们之前还想着要不要使用策略对付他们,现在一看,确实是他们太年轻了,敢情神龙学府从之前的时候就已经在算计他们了。

冷冰云这时候皱眉道“我想,他们要算计的人应该不是李寒雪,而是我!”

在场的人顿时一愣,心想,好像是这个道理。

李寒雪之前的时候,从来就没有出过手,神龙学府根本就没有理由针对,所以,唯一的可能就是,神龙学府要针对的人是之前战绩亮眼的冷冰云。

魏源第一个上场,如果黎明学府没有改变策略的话,冷冰云作为队长依旧会是第一个上场,所以也是最有可能跟魏源碰上的。

一旦冷冰云根据魏源之前的战绩,小看了对方,真的有可能会吃大亏,就算是最后不输,也有可能会在魏源的偷袭之下受伤,只要冷冰云受伤了,那就是神龙学府赚了,在最后的决赛中也会更加的有把握。

林天动说道“这么说,李寒雪是为你挡枪了?”

冷冰云的脸色十分难看,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这时候,众人心中就更加的担心李寒雪的处境了。

虽然,之前张元龙告诉他们可以选择认输,但是魏源的攻击实在是太猛了,再加上李寒雪打起来不要命,要她认输还是有些困难的。

顾白倒是没在意几个人的话,而是一直盯着擂台。

……

魏源爆发出超过六十荷的力量,显然也超出了李寒雪的预料。

不过,这个时候,李寒雪已经已经没有办法退让了,魏源突然发起的公斤瞬间锁定了她所有的方向,让她退无可退。

而且,李寒雪也没有退让的心思。

上了擂台,她就是另外一个人。

就在这时候,两个人的进攻互相撞击到了一起!

“锵!”

一声脆响传出,李寒雪被打退了,蹬蹬蹬,一直连退了数十步才终于稳住了身形,脸色有些泛红,但是却没有吐血。

魏源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,知道自己突然进攻取得了效果,也没有丝毫的停顿,瞬间追了上来,朝着李寒雪发出了第二次攻击。

李寒雪这一次举手进行格挡,轰隆一声巨响传出,她整个人再一次被打的横移了出去,手上即便是戴着手套,但是并不能彻底防住魏源的攻击,手套虽然没有损伤,李寒雪的手掌已经开始渗血了。

李寒雪咬紧牙关,依旧没有发出任何生硬,而是继续往后退了几步,跟魏源拉开了距离。

魏源见两次全力进攻都被李寒雪硬接下来,他的心中也是十分震惊,他很清楚刚才自己的进攻究竟有多么的强力,一般的第一道可接不下来,李寒雪的情况虽然他不是很清楚,但只要是五次淬体的超人类,按理来说都不能接下来的。

魏源的气力已经接近小成极限的巅峰,除了为接下来的比赛保留必要的气力外,像是刚才的进攻,他起码还能再打出三四下。

不过,魏源虽然很吃惊,但是也能看出李寒雪现在的情况,别看李寒雪还在坚持,但不过就是强弩之末而已,李寒雪如果再接他一招,可就不是吐血那么简单的事情了,而是会伤到五脏六腑。

不过,李寒雪好像并没有要投降认输的意思,魏源也不管李寒雪是怎么想的,反正他上场了,就要赢得比赛,既然李寒雪都不认输,那他也就不客气了!

就在周围的人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,魏源转变了攻势,直接出枪横扫,带起阵阵狂风。

“锵!”

第三枪,再一次传来清脆的响声。

而李寒雪再一次硬接了魏源一击之后,这双手因为脱力,颤抖的就更加厉害了,掌心之中渗出鲜血将手套都给染红了,下一刻,李寒雪的手臂突然无力的垂落下来,看上去已经被伤到了。

魏源看见这种情况顿时脸色一喜,他的三次攻击,李寒雪竟然全都硬接,这时候的李寒雪已然被重创了。

“这女人还想要坚持呢!”魏源心中想道“要不要留点手?毕竟对方是个女孩子!”

心里有这样的念头,但是魏源出手的时候,却丝毫没有这种留情的心思。